坚信阅读让岱山更美好 他在孤独的海岛书店坚守12年

坚信阅读让岱山更美好 他在孤独的海岛书店坚守12年
深信阅览让岱山更夸姣,他把家安在书店里  孤单的海岛书店里  他是据守12年的那个人  离岱山岛上回来已有一段时刻了,好几个晚上,那个魁伟的,有点孤单的,却又安之若素的背影,不时闪现在我的脑海中。这个背影,归于高依军,一个在海岛书店独守了12年的书店人。  他是我见过的各个当地的书店人中,最巴望攀谈的。与其说由于他有很理性的一面,我想更多原因,在于他有太多的话,想要倾吐。采访完毕后,他陪咱们走在人不多的县城街头,聊个没完。我说今日立冬,你能够回家了吧。他笑呵呵地说,这周不能回家了。  海岛的夜是冰冷的。他据守着的这家书店发出的书香和咖啡香,却是暖暖的。  他特别理解这日复一日的守候的含义。  他守着海岛书店  也守着这座城的灯塔  岱山新华书店不大,尽管如此,看得出书店总经理高依军对这家书店是动了不少脑筋的。  他做了一系列“阅览让岱山更夸姣”的活动,推动岛上的全民阅览气氛。上一年9月,他把名人敬一丹请到了岱山,办了场《那年那信》新书共享会。活动在岛上的反响很火热。他说,作为书店,有时机就做些将社会效益最大化的事。  岱山新华书店的公号,不时地也会推送本乡写作者的文字。比方某一日,推送的是岱山作者复达的关于岱山、关于海岛的第三本散文集《在岛上》。  “当今身处网络时代,尽管能在手机、在平板上去阅览那些‘送到面前’的文字,但我最介意的仍是书店的文明韵涵充满的书香味,这才是值得细细品味,值得重复咀嚼的。”这是一位书店老读者的话。高依军说,像这样的读者的存在,才是我这些年据守着岛上这书店,这灯塔的价值地点。  这家岛上新华书店的人气,天然无法跟舟山市里的新华书店比较。高依军觉得,不管每一天人多人少,书店是必需要存在的。  “你无法幻想一个海岛县城的夜里,没有一家书店的灯火,否则怎样像话。”高依军说的,我彻底附和。  他是舟山人,本来是舟山新华书店的一名中层干部。差不多人生四十,到了岛上,担任这家县城的新华书店。  他是一个书店人,也是一个守灯人。不注意的话,可能会疏忽那座不大的灯塔。可是,常常在高依军觉得有几分落寞的晚上,就有这样的对话飘了过来——  两个路过的年轻人,一个说:去其他的咖啡馆喝咖啡,还不如在这家书店里喝咖啡呢。  另一个说,是啊是啊,我去过,仍是这家书店坐坐更有味道。  高依军听到了,我也听到了。他像个孩子般的笑了。  的确,书店不大,不奢华,却有用心的“暖意”。二楼的夹层,很贴心肠给读者们备了一块“阅览的港湾”,特别安静舒适,像家相同。  岱山户籍人口18万人,上一年新华书店的全面晋级改造花了将近200万元,高依军说:“我不知道驴年马月能回收。”可是他也安然:“你来也好,不来也好,我的书店等你。守候你。”  一住便是12年  他的家就在办公室里边  高依军守着的书店,就像岱山的渔民守着的渔船。  书店打烊后,他邀我去他的“家”喝茶。本来他的家,就在书店楼上,也便是他的办公室。  他的书桌上,有许多岱山人写的书,他拿起一本《金维映传》,跟我说,这个岱山的一般海岛人家的女儿了不得,她是领导了盐民运动的女知识分子,参与过长征。金维映的新居,就在岱山县的高亭镇,是个美丽的小镇,今后有时刻必定要去看看。  喝着茶,随意翻着跟当地文明有关的书,我感觉得到,12年呆下来,他在这儿,已经有许多朋友了。  像个兵士那样在这儿驻扎12年。他的心境或许是杂乱的。生射中的12年,不短的进程。  我很猎奇一个人怎样能12年的每周一到周五都住在办公室里,带着猎奇,让他翻开他的“家”给我看看,他还挺不好意思的。唉,我一看,办公室里边,就一张睡觉的床,简简单单,只能说,这是一个毫不考究家庭气氛的人晚上歇脚的当地。  高依军说,刚开始真是孤单,我在岛上一个朋友也没有,现在是有许多朋友了。  但说起他的妻子,这男人就激动起来了,他觉得妻子对他的好,都无以报答,或许只要今后退休了,才干好好补偿她。有一年,妻子被车撞了,在医院里,硬是不让女儿告知他,“那段时刻书店里正在忙装饰。第二周我回到家,眼泪就流下来了。”  海风是咸的,人到中年,高依军这汉子的心更柔软起来,他一想到妻子和女儿,也会流泪,会自责。他想着回去,又想着留下,日久天长,他越来越了解这儿的人。  “岱山岛上的人,主要是渔民,出海一去几个月,回来了要放松放松,打牌打麻将文娱一下,都是渔民正常的日子。你不能要求他们一回来,就跑来书店看书买书。”  阅览能够让岱山这海岛更夸姣,却是他深信的。守出来的书香漫溢,润物细无声的,夹杂着海风的淡淡咸腥,别有一番动听的味道。  张瑾华

You may also like...

Popular Posts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